當前位置:首頁 > 安慶生活 > 美食 > 正文

【記憶】那年,那月,那油條

時間: 2019-05-20 09:48 來源: 安慶網 作者: 寧寶媽 瀏覽: 評論(0)

  油條,現在是樸素得不能再樸素的食品了,甚至有養生專家說這個食品不能多吃,多吃有礙健康。但我對油條卻有著一份特殊的感情。

  小時候,家里不富裕,那時候農村都普遍貧窮,物質匱乏,特別是食品匱乏,不像現在這樣滿大街都是早點店,每條街上都有賣粑的、做饃饃的和炸油條的。

  我第一次知道油條這種食品是8歲。那時候大姨在安慶工作。那年正月,大姨接外公去做客,好多表姐弟吵著要同去,外公卻只帶了我一個。我和外公很早就坐著班車出發,中午時分到達源潭。車子一進源潭街,滿街就飄著炸油條的香味兒,惹的人忍不住伸長脖子向車窗外看。

  我看見油鍋里翻滾的油條,看上去粗壯、金黃,案板上碼著整整齊齊的炸好的油條。炸油條的攤主像是故意饞人似的,見車停穩,馬上捧著色澤金黃,泡松膨大的油條緊挨著車窗叫賣:“剛出鍋的油條,一毛錢一根”。那個年代,一毛錢并不是小錢,一個雞蛋也才五分錢。外公是撐筏的,工作辛苦,工資不高的。

  油條小販走近我們座位窗口時,近距離地聞著油條那獨有的咸香,我悄悄地忍了口水,假裝暈車難受,閉著眼裝睡。外公問我可想吃油條,我假裝睡著沒應答,但那好香好香的氣味在我眼鼻前飄來飄去的,我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唾沫。盡管我沒有說想吃但外公還是打開背包掏錢買了兩根油條。

  正好是中午飯點時間,車子上很多的旅客都買了油條,大家就在車廂里吃起來。油條的咀嚼聲在密閉的車廂里格外清晰,但外公一直捂著油條沒有吃。車子快到安慶時,外公弄醒我,讓我吃油條。經過一下午的悶捂,油條已經變得綿軟塌癟,不再像剛出鍋的那樣酥香松脆,但咬起來也別有韌勁,咸香可口。一根很快吃完,外公又遞上另一根。我故意說我吃飽了,想讓外公吃一根。外公卻說他不餓,說著又將油條包起來,說是留著等我下車緩過暈車癥狀再吃。

  下車后,外公牽著我的手步行去大姨家,爺孫倆從汽車站一直走到大姨家住的人民路。在人民路路口,外公再次從背包中掏出油條給我吃,也許是餓了,也許是饞了,我沒有推讓就吃下了那根油條。等我吃完我才發現,其實坐了一天的車,外公什么都沒吃。

  傍晚到了大姨家,大姨問外公想吃什么?外公說做菜麻煩,晚餐簡單點就去買幾根油條回來吃吧。大姨樂呵呵地說好,并告訴我說外公一輩子就喜歡吃油條。年輕時每次從石牌街放筏回家,帶給兒女們的禮物都是油條。看著孩子們吃,他自己總是說放筏在石牌街,油條當飯吃,回家就不吃了。

  上學后,我離開外婆家,與外公見面的機會就不多了,但我一直記著外公喜歡吃油條的事,總想著等我有能力了,我一定要讓外公油條吃個飽。念初中時,有次與母親聊天。母親說外公一輩子吃了沒文化的虧,就喜歡聰明的孩子。或許在外公心目中,我是我家的表姐弟當中最聰明的一個,很小就會一百以內的加減乘除。外公退休后每個月到筏隊領工資,都喜歡帶著我。因為我膽子大,嘴甜,去了會根據年齡大小稱呼人爺爺、伯伯的,有膽唱歌跳舞給外公的同事看,每次去都能收到好多水果糖等零食。

  記憶中,外公從小到大最寵我,總是無條件的向著我。在我家表姐弟中,我最占強,鬧矛盾打架的時候外公總是護著我,攆走他們。他們走后,外公就對我說叫我不要和他們玩,要念書,只有讀書,才有出路。我也默默記住外公的話,暗下決心,奮發向上,跳出農門。

  外公身體一向很硬朗,性格也開明。舅舅能干,舅娘也很賢慧,外公晚年生活得不錯,我平時忙工作、忙生活,很少騰出時間去關注外公,陪伴外公。今年正月的一天,毫無征兆地接到了小姨的語音留言,說外公不好了。等我給舅娘打電話確認時,外公就走了。聽舅娘講外公臨走前念叨著:“想小屏伢,想吃糖水泡油條。”電話沒打完,我就徹底淚崩了。那一刻我好恨自己,恨自己沒有接外公來家住住,沒有學會炸油條,沒有在外公有生之年,讓他油條吃個飽。

  清明節前一天的晚上,我做了一個夢,夢里外公還是年輕的模樣。他穿著藏青色的褲子,白色的上衣,手里提著一大袋油條叫我吃。我拿出一根油條,撕開看看,油條的心是空的,炸的很熟,焦黃酥脆,脆香可口。我讓外公趕緊趁熱吃,我告訴外公,我拿工資了,有能力讓他油條當飯吃啦。外公卻向我擺擺手說,他牙齒沒了,吃不動了,說著就漸行漸遠,飄忽走了。

  夢醒后,我禁不住潸然淚下。第二天清明節,喊上幾個姨,買了兩大兜油條去墳山看望外公。油條的香味隨著墳頭的紙標飄得很遠很遠,可是外公再也吃不到了。生命真是太無常了,外公哪怕是病了殘了,讓我們服侍服侍幾天,油條吃不動,我可以燉給他吃,用料理機打給他吃,他吃點我買的油條,我的心也好受一些。

  外公離世后,我每次經過早市攤,看見炸油條的,總是想起他,總要慣性地買兩根油條。油條與我不僅僅是食物,而是我對外公的那份愧疚與感恩吧。每次買了油條,我就在心里默默地祈禱,外公,你在天堂還好嗎?我想你了,你能常來我夢里走走嗎?下次在夢里一定要讓我請您吃油條。

責任編輯:李紅
封神榜APP下载